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遭质疑 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网站首页 > 民声 > 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遭质疑 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遭质疑 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时间:2019-10-05 19:05:3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1437℃

5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气,沿着民主法治的道路,坚定地进行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国政治建设蹄疾步稳迈入新境界。

早在网络互助模式兴起之初的2015年,保监会就曾发出警示,提出一些非保险机构基于网络平台推出“互助计划”,“但部分经营主体业务模式存在不可持续性,相关承诺履行和资金安全难以有效保障,同时还可能诱发诈骗行为,给消费者带来经济损失。”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类网络互助平台多达200多家。这种基于会员互助共同分摊抵抗大病的模式,从诞生之初就充满争议:网络互助是保险还是公益?风险如何监管?

记者从多个网络互助平台发现,为了吸引用户加入,各个平台均有不少诱导性内容。如一家网络平台推出的升级计划,标明一年交30元会费可获得最高300万额度保障,覆盖180种疾病和两次癌症,而且不限社保用药、不限治疗手段,单项疾病还可在5年内持续互助,看起来相当诱人。但点开细则发现,该互助计划要求会员承诺身体健康,包括一年内未因同一病症持续或反复用药、女性要求未孕等与保险相差无几的“苛刻”条件。而且,“平台并不对互助金额做出承诺和保证,互助申请人最终获得的互助金额以会员实际捐赠金额为准。”

不过,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却更为乐观。他告诉记者,水滴互助平台的续费率在70%以上,目前付费用户有2500多万人。“每个平台的运营方式和运营能力是有差别的,水滴互助的理念是经营信任,严谨地做好透明度,日积月累把用户信任就做起来了,续费率自然就高了。”沈鹏坦言,水滴互助和水滴筹都不赚钱,“水滴互助也不是保险,而是用户之间互帮互助的社群,很多参与者都是买不起保险以及没有社保的人,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有病可医的资金,但没有社群费用。但是我们自己的保险经纪业务是赚钱的,我们的健康服务电商业务是赚钱的。”而在风控方面,水滴公司有200多名专门做病情核实的全职员工以及覆盖全国的1.2万名志愿者以及多家做核保理赔的合作方来进行三重审核风控。

“我看到页面上还写着‘患大病最高得30万救助金,全家都领更安心’。”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支付完成后,平台要求刘女士输入身份证和手机号码进行确认。虽然有点犹豫,刘女士觉得钱都交了,就填上了实名认证信息。但是让刘女士更窝火的还在后头:在完成身份认证后,平台又提醒她,想要获得30万互助金权益,需要再充值金额到账户中,否则一旦账户钱被扣完,就无法获得相关权益。到这个时候,刘女士感觉自己掉进了“圈套”:“我这是进了无底洞吗?以后每个月都要往里面充钱吗?平台扣钱去了哪里,怎么监管?”

献爱心疑似掉进“圈套”

最近几个月,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暴发了大规模麻疹疫情,一些国家病例数甚至创下麻疹疫苗问世以来的最高纪录。

吴敦义不满地说,最近深澳火力电厂环差案通过,赖清德说用的是干净的煤,但只要还是煤,就是伤害、污染、空污,“绝对拒绝这种名词上的诈欺,反空污、反核食,反对伤害民众生命健康,要求这些都要改正。”

国内第一家使用区块链技术的众托帮,平台目前有近千万用户,众托帮助理总裁吴岩接受记者采访时毫不讳言,网络互助只能是公益,而商业模式需要依靠平台的增值服务。如吸引用户购买升级版“百万抗癌计划”“名医直通车”“美国智能诊疗服务”等项目。

仅仅是“不适”吗?这位贸易代表对美国企业和民众面临的窘境未免太过轻描淡写。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估算,对中国商品征收的现有关税已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付出大约550美元的代价。如果对全部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这一数字将上升到2200美元。游说组织“关税伤害美国腹地”称,对华加征关税将导致美国损失200万个就业岗位,国内生产总值减少1%。美国商会则警告,贸易战有可能在未来10年让美国经济损失1万亿美元。

据王欲雪介绍,他所服用的药多数是经别人电话推销的,2017年,他服用了名称为“胰岛复活素”和“修胰平糖胶囊”的“药”,效果比较不错,可惜服用几个月后,再想买这款药时,已经联系不上卖药的人了。

其间,王毅外长表情、肢体语言丰富,多次做出各种手势,两次双手握拳示意,几次跟提问的记者说“题外话”。

据悉,对于网络筹款平台,2016年民政部公布了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名单,成立于2014年9月的轻松筹位列名单之中。业内消息称,第二批名单即将公布,水滴筹也“转正”有望。但网络互助却处在“爹不疼娘不爱”的尴尬境地。记者获悉,虽然多家平台表示日常工作会向保监会汇报沟通,但保监会曾多次发文,明确警示互助不同于保险,也不能以保险名义宣传。

2016年11月,保监会联合有关部门印发《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指出目前各网络互助平台仍存在大量问题,包括网络互助计划严重误导消费者,承诺的赔付难以兑现,消费者权益无法保障等。同时,这些网络互助平台的风控措施不完善,容易诱发金融风险。保监会曾要求对各地网络互助平台进行摸底,不少平台因此关闭。

在2796个督查点中,共发现1308个问题。其中,湖北、江西占比最多,均超过300个,而浙江、云南则相对较少。其中,有111个突出问题将由生态环境部挂牌督办,而其余的1197个问题也将交给有关省级环保部门挂牌督办,直至整治完成。

生活的苦恼总是在一步一个脚印中扛过去。你没有一秒的时间留给遗憾,没有一秒的停留属于懊恼,若非终点拼搏不止不到谢幕永不认输,前路漫漫,而幸福竟已在坚持中点滴成真;

王国华:孩子6岁我就出国打工,最近一次回国还是1994年,平时电话联络得多。我儿子胆子很小,他妈妈喊他吃饭,拽他胳膊都会脸红。他话也少,偶尔和我撒个娇,让我回国看他。1989年我给家里买了别墅,每次他妈妈回家,我都买一堆新衣服、零食带给孩子,他拍了照片我也洗出来带在身边时常看一看。虽然不在身边,还是很心疼小孩的。

“五常大米”自古以来就有着“米粒珍珠碧,方圆十里香”的美誉。目前,已先后获得“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中国地理标志产地证明商标”“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等称号。去年,“五常大米”品牌价值达到670.7亿元。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文件里的这一内容当时并未引起舆论的关注,但这一新政的重要意义却不容忽视。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右三)、马飞教授(右四)携治疗团队在病房查问病人康复情况。

如何控制风险,是网络互助行业最大的痛点。2014年7月上线的e互助平台,截至今年2月有超过261万会员,累积1.21亿元募捐,为782名会员提供互助。e互助CEO雨乔坦言,对于这一行业来说,资金归集问题和用户真实性的监管尤其重要。造假是网络互助平台必须面对的难题。此外,一些平台为了吸引用户,不断扩大互助病种,但这些疾病的发生率和治疗成本是否可控却难以保障,存在风险筛选失灵的可能。

既然是追求国际权力的最大化,就会不由自主地压制现实和潜在的竞争对手。显然,这种范式不符合中国的外交哲学和外交实践,不可能成为中国的国际目标。中国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主体的国际秩序,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石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国作为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外交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主张国际社会成员无论大小一律平等相待。中国不是美国,不可能追求美式霸权。

会员需不断充值付费,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作者渔樵耕读在调研中发现,很多村民从心底觉得“党中央好,习近平好”,对中央的各项惠农政策非常认可,但一提到身边的基层干部就变了调门,认为村干部常私自克扣其低保、补助。然而在赣南几个村走访后他发现,实情与村民的反映大相径庭——并没有出现乡村干部插手、截留补助资金的现象。

事实上,与刘女士类似感受的不止一人。今年37岁的李女士,前不久也是因为转发了网络筹款信息,点击领取“互助金奖励”而加入网络互助平台。“当时我一看只需要3元钱就可以获得30万元互助金保障,毫不犹豫就给全家人都买了。”可是支付完成后,填写身份验证信息时,李女士才发现,由于父母已经超过65岁,并不属于平台互助保障范围,她无法为父母加入平台。李女士只好联系公众号后台,要求退款。“幸好及时退款了,不然真觉得被骗了。”

最近,广州的刘女士遇上一件烦心事:朋友圈里看到有前同事因身患癌症通过轻松筹发起筹款,刘女士随手转发并进行了捐助。“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随后,刘女士的手机收到轻松筹款平台发来的信息:感谢您的善意捐助,请领取您的爱心奖励“30万大病互助权益”。刘女士以为真是筹款平台的奖励,点击进去,看到“每人3元即可领取30万大病互助金权益”的内容,并可为本人、爱人、孩子、父母等一并领取。刘女士心想,自己刚才捐的都不止这点钱,就带上老公和孩子,点击了“立即领取”字样,支付了9元钱。

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遭质疑

今年47岁的广州单亲妈妈叶女士,2014年在家人推荐下加入某网络互助平台,每年充值不到100元,“当时只当是做公益”。2017年,查出结肠癌的她,最终从平台拿到19.8万元的互助金,基本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而对于帮一家人购买了会员的李女士来说,加入网络互助平台让她感觉有了一种“安全感”。只是不知道,这种“安全感”,能持续多久。(记者严慧芳)

加大政府信息公开力度,加强政策解读,主动回应社会关切,接受人民监督。

张德江指出,能不能让人民群众吃得安全放心,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始终高度重视的问题。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紧紧围绕改革食品安全监管体制、建立最严格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构建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全面修订食品安全法,充实完善食品安全工作的理念、制度、机制、方式等各方面法律制度,着力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和全体食品生产经营者要增强法治意识和责任意识,把食品安全法贯彻好实施好,以良法保证善治,促进发展。

网络互助自带争议

22~23日,华北南部、黄淮、江淮、四川盆地等地大气扩散条件较差,有轻至中度霾,其中山西南部、陕西关中等地局部有重度霾。24日,受冷空气影响,上述地区霾天气自北向南逐渐减弱或消散。另外,22日早晨至上午,四川东南部、重庆西部、浙江北部等地有大雾,四川东南部、重庆西部的部分地区有能见度不足200米的强浓雾。

学界对于网络互助模式的态度也相当谨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副教授、精算中心主任宋世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认为,互助计划缺乏长效保障机制,难以避免如造假骗钱、逆向选择等风险,导致参加人员未来得不到保障。

朋友圈随手转发网络筹款献爱心,却被“爱心奖励”误导加入了网络互助平台,但何为互助,是否符合加入条件,均没有事先明确告知。近日,有读者向南方日报记者爆料,有网络互助平台涉嫌以3元低门槛诱导会员加入领取“30万互助金”,但实际上却需要连续充值付费。网络互助平台靠谱吗?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报道称,基于太空的太阳能发电站将捕获到在地球上永远不可能捕获到的太阳能强度,然后利用激光束将能量传输回地球以满足能源需求。中国在最近就该项目发布的一项声明中说,基于太空的太阳能发电的一大优势是它能够持续不断地提供比地球上太阳能发电站强度更大的能源供应。

在编制《北京大学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方案》中,明确要求全校整体学科布局、各学科的规划、资源配置须聚焦主责主业。从校园空间规划管理、资源配置机制等方面入手,摸清学校管理中偏离核心任务的主要问题,进一步确保将核心资源集中到服务师生、服务教学科研主业上来。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网络互助平台个人分摊较少,一大原因可能是平台成立时间不长,大部分会员仍在半年的观察期内。“这有点击鼓传花的意思,平台需要大量新会员的加入支撑,如果一旦所有会员都开始享受互助金的权益,疾病分摊数额应该会远高于目前的数字,如何控制其中风险,考验平台的运营智慧。”

需要注意的是,通知主要是对申报材料及证明事项的清理,不涉及广州市人口调控主体文件对引进人才入户的申报条件、标准等的改变。

录取人员按规定时间到阿克陶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人力资源市场)报到,逾期一周不报到者取消聘用资格。报到后,由县公安局组织集中培训并发放相关警用装备。

尽管争议颇多,受益者也不在少数。

阿卜杜勒-迈赫迪在当天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说,伊拉克正在尝试缓解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伊拉克与美国和伊朗都有高层接触,将推动美伊寻求缓和局势。

风险控制是行业痛点

中央财经大学李晓林教授曾专门撰文提醒警惕互助平台与保险混淆。李晓林教授认为,按照疾病发生率测算,网络互助平台的分摊远不止目前的费用。“目前的网络互助平台不仅没有针对相关的承诺安排社会公众可以信任的兑现机制,而且,向社会不特定群体做出的承诺存在明显的技术障碍使之难以兑现。因此,所发布的信息和宣传口径,自然就存在严重的误导性、虚假性内容,通过误导来吸引消费者,更谈不上有效保障消费者权益的问题了”。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